脱贫攻坚一线故事:一封信

    鲍占仓抬起手,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了推。工地上早就停工了,门卫室里安静极了,除了呼吸声,能听到的,只有笔尖沙沙作响的声音。

   “撕了写,写了撕,这信写了两天了,今晚一定得写出来。”鲍占仓嘴里念叨着,又仔细地把纸放端正。

   “我是恰卜恰镇下塔迈村的村民鲍占仓。首先,感谢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!”可一落笔,那一幕幕往事就浮上了心头。

   那是2000年,头一年,老鲍家里刚刚盖了新房,一开春,他便和媳妇李桂生商量着在家门口搭个牛棚。谁知活没干几天,就摔折了右腿。

   “摔断的不是腿,是我们一家人的活路啊。”老鲍像是说给媳妇儿听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   谁说不是呢。鲍占仓一家三口原本住在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恰卜恰镇下塔迈村。0.25公顷地只能收点口粮,全家人的生活都靠他外出务工。砖瓦厂的活虽然辛苦,可几个月干下来,也能有2万多元的收入。1999年,鲍占仓拿出多年的积蓄,将父母留下的几间土房换成了一排土木结构的屋子。一家人还沉浸在盖了新房的喜悦中,老鲍就出事儿了。

   想起这事儿,老鲍眉头又皱了起来,放下手中的笔,从一旁的烟盒中拿出一根烟来点上,狠狠地抽了一口。

   “嘿,还真是祸不单行。我这右腿好了没几年,这左腿又摔断了。媳妇在家干点活,摔了一跤,摔坏了膝盖……”

   鲍占仓伸出手,掰着手指算了起来:2万多、4万多、1万多。这三次意外,前前后后花了8万多元,这其中,除了2万元的存款外,全是从亲戚家借来的钱。

   “出去打工,人家一问我这情况,就摆摆手让我走。干不了重活,只能找点零工,拔草、剪树枝,工钱比以前少了一半多!”

   一边是难以偿还的外债,一边是家里家外的开销,生活的重担犹如两座大山,沉沉地压在鲍占仓的肩头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 猛咂两口,一根烟很快到了底。

   “可还是有好事儿的,不是吗?”李桂生瞅着他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 真是!谁说不是呢!2012年,村里实施了易地搬迁项目,包括老鲍家在内的40户村民从山脚下搬迁到了开阔平坦的地方。不仅没有了山体滑坡的危险,还住上了4间宽敞明亮的新房子,大门、围墙、水、电、路……基础设施一应俱全。按他自己的话说,做梦都没想到,这一砖到底的新房子,自己就花了3万元。而且,三次意外后,通过申请救助,县上还给了近一万元的补助。

   2014年,鲍占仓的孙子鲍海鑫出生了。可孩子一落地,就查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。此时,一家人的生活因为儿子鲍财外出务工刚刚有了转机。这个消息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
   2015年,县民政局工作人员到村上了解情况,得知鲍海鑫的病情后,他们告诉老鲍一个好消息,孩子能去天津接受免费治疗。同年6月18日,鲍占仓和李桂生带着小孙子赶到天津做了手术,6万元的手术费,他没花一分钱。

   想到这,鲍占仓的脸上有了神采,连那一道道皱纹里都放出光来。

   “感谢各部门领导及工作人员,感谢他们对我们老百姓的支持、关心、帮扶。近年来,他们多次下乡,挨家挨户走访,光我家就来了好几次,贫困户都享受到了各种惠民项目,感受到了党和政府对百姓的关心。”

   怎么能不感谢?

   精准扶贫工作开始后,鲍占仓一家被评为村上的贫困户。每人每月200多元的低保金,让一家5口的基本生活有了着落。他和李桂生也都找到了新工作——门卫,两个人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,能有2000多元。

   在政府的扶持下,老鲍家里的日子渐渐有了起色。驻村干部经常到家里了解情况,逢年过节,一袋袋的米和面直往家里送。鲍占仓知道,这些东西都是扶贫干部拿自己的工资给他买来的。

   “脱贫不能光靠政府,我们自己得想办法,下功夫!”老鲍觉得这日子正有盼头,“意外”又发生了。

   11月,镇上的干部给老鲍发来了全镇贫困户的救助名单。

   鲍占仓:1.4万元整。

   当他在名单中看到这行字时,激动、喜悦和感激一股脑的涌上心头。

   “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党和政府为了能让我过上好日子,帮了我这么多。我能干点什么呢?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一宿,老鲍决定要写封感谢信。

   “党和政府能有这样的好干部及工作人员,我内心感到无比自豪。现在,我对生活有了十足的信心,感到非常幸福。谢谢!谢谢!”

   谢谢。放下笔,鲍占仓自言自语重复了一句,然后笑了,眼角里,皱纹里,都写满了幸福和感激。(咸文静)